您的位置: 哈密信息港 > 生活

环保电价违规为何屡禁难止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9:42:55

环保电价违规为何屡禁难止?

山西省近日再现环保电价违规事件 一边拿补贴,一边违规排放。据山西省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通报,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山西西山热电有限公司、山西兴能发电有限公司3家火电企业,在二氧化硫等排放超过限值的情况下,仍多结算环保电价。对此将没收1050余万元多结算价款,并对排放浓度小时均值超过限值要求一倍以上的时段,予以一倍罚款处罚。

山西并非个案。梳理发现,早在2016年,国家发改委、原环境保护部联合组织的专项检查就发现,759家燃煤发电企业中,有605家在2015年度出现不同程度的环保电价违规,实施经济制裁的金额高达3.28亿元。此后,违规现象继续在山东、江西、上海等多地发生,本是一项鼓励企业落实环保要求的电价补贴政策,却被一些企业钻了空子。违规为何屡禁难止?

8成电厂曾现环保电价违规

环保电价是为发挥价格杠杆的激励作用,通过对燃煤电厂的脱硫、脱销、除尘及超低排放改造进行电价补贴,调动企业节能减排的积极性。

截至2017年底,全国已投运火电厂烟气脱硫机组容量约9.2亿千瓦,占全国火电机组容量的83.6%,占全国煤电机组容量的93.9%;已投运火电厂烟气脱硝机组容量约9.6亿千瓦,占全国火电机组容量的87.3%;超低排放机组在全国燃煤机组中的占比现超过70%,污染物减排量逐年上升。 从建设能力上看,环保电价确实起到很大作用,对减轻雾霾也有一定效果。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予以肯定。

正是这样一项激励措施,落实中却问题频发。以此次通报的山西为例,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在2015和2016年,多次出现环保设施故障无法采集和传输数据,两年累计多结算环保电价款336万余元。同时,3家电厂还出现污染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超过限值或限值一倍以上,却仍执行环保电价的情况,合计被处罚款18.1万元。

类似情况,近两年也在其他多地出现。因脱硫设施停运却仍结算环保电价,云南5家电厂被没收违法所得350多万元;山西上市公司赣能股份,去年因环保电价违规被查,导致当季度利润受损;同在江西,5大发电集团旗下12家电厂曾一次性被罚近千万元 国家近一次开展的专项检查中,759家燃煤发电企业中,有605家在2015年度出现不同程度的环保电价违规,相当于接近80%的发电企业边享受补贴、边超标排放。

多因素影响补贴激励效果

补贴力度不小,违规却也不少,原因何在?

以2016年1月1日之前投运并的现役机组为例,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每卖1度电,脱硫、脱销、除尘及超低排放的补贴合计达3.7分钱,相比0..4元/度的一般上电价,补贴对企业具有一定 诱惑力 。 此前的专项检查就发现,有电厂擅自改装软件设备导致环保数据失真,还有的环保设备长期闲置不用,企业明知排放指标超过规定限值。

除主观因素,在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院长朱法华看来,也有客观条件带来的制约。环保电价的考核,目前主要采用排放浓度小时均值法,即每个小时的排放均需达标,电厂才可享受补贴。但随着火电机组参与调峰的概率越来越大,在低负荷运行或启停机等情况下,排放超标的风险也在加大,这样的超排并非企业主观为之。

其实,小时均值达标的要求非常苛刻。电厂的污染物排放,与煤质、燃烧条件、运行负荷等息息相关,这些因素本来就存在波动,排放难免随之产生变化,污染物差值甚至达十几倍。就像人的体温,会随着外部环境变化而随时变化,想保证一辈子不发烧很难。 朱法华称。

上述业内专家也表示,从理论上说,电厂减少启停、低负荷运转可以避免超标,但实际运行中,电厂均按照调度指令,调度指令多给一些、启停机的次数就多一点;调峰任务重一些,低负荷运行时段可能长一些。电厂自身处于相对被动的状态,有时也是 无奈 超排。

标本兼治规范污染排放

为进一步规范环保电价,了解到,多地物价部门正在对2017年的执行情况进行专项检查。其中,将着重关注企业改装环保设备、拒报或谎报环保数据、篡改历史监测数据及故意损坏丢失数据库等行为。

对于企业超排行为,常纪文表示,从近两年的立法和司法解释看,针对环保违规的惩罚力度越来越大。比如,2017年实施的《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就规定,如果企业关闭环保设备、故意偷排,所涉费用达100万元以上,很可能构成犯罪,从直接负责人到企业领导均面临追责。今年刚刚落地的环保税制度,在排污收费的基础上日趋严格,企业弄虚作假可能被定性为逃税费行为,会受到更加严格的处理。

为减轻客观因素的制约,朱法华建议可调整当前的小时均值考核法,比如参照美国的30日滚动均值法,任何一轮以30天为周期的考核实现达标即可;或参照欧盟的日历月均值对比法,用每个月的排放限值与标准相参照。 若要更严,也可采取按日计量的方式,1天24小时的排放均值达标即可,没必要单独考核小时均值。比如某个时段发现排放异常,企业立刻查找原因进行调整,下一小时恢复达标就行。就像我们发了烧,及时去医院治疗康复便没问题。

朱法华同时认为,环保电价还可根据机组容量的大小适当调整。例如,对60万千瓦以上的大机组而言,因发电效率高、发电量大,环保成本已大幅降低,环保投资折合到度电的成本较小,现行环保电价可适度降低,但降幅不宜超过10%。而3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迫切需要改造,且环保技改成本较高,为鼓励改造甚至可考虑上调环保电价。 环保电价政策不能拘泥于某个地区或某一电厂,应将眼光放长远,从全国出发通盘考虑。 (文丨朱妍)

2014年乌鲁木齐A轮企业
15位一线创业者4小时激战小程序干货打包在这
【亿欧智库】从天津工博会看中国智造的现在与未来【中国制造新力量50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