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黄山市地产项目江滨大厦“缩水过亿”悬疑调查

2018-12-07 21:16:57
黄山市地产项目江滨大厦“缩水过亿”悬疑调查 中国网财经8月6日讯(记者 郑岚予 王颖)这是一个即将再度面临易主的项目。 从一块黄土毛坯到如今两栋大厦轮廓初成,江滨大厦几经转手,但这一次,不再是简单的工商登记股权变更,而是有黄山市住房和城乡建筑委员会(以下简称住建委)直接介入进行资产转卖。 此番转卖还未及采取公开招投标的方式进行,黄山市住建委与江西环球市政建设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环球)签订的一份招商协议悄然流出,其上双方以500万元人民币(以下均为人民币)“履约保证金”约定买卖的内容,条款中甚至显示了预估成交价位的数字。这引起了该项目所有者黄山市江滨大厦度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滨大厦)几位股东的强烈不满。 “这是剥夺了我们的合法利益,是非法的利益输送!”江滨大厦几位股东在电话里对记者愤怒地表示。 “江滨大厦现在还在骗!那是个犯罪团伙!”黄山市住建委主任汪跃平在市政府某办公室里拍着桌子冲记者喊。 “其实江西环球也是该项目的被害方啊!”江西环球的法律顾问詹律师在短信里向记者发来感叹号。 于是一场牵扯了数家企业、当地政府以及数百名普通购房用户的“恩怨”逐渐铺陈展开,新安江边这两座安静伫立的楼盘在一片轩然中映入公众视线。 耐人寻味的“招商协议” “其实资金问题很快就要解决了,突然却横生枝节。”江滨大厦有限公司股东之一石先生在电话里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 石先生所说的“横生枝节”便是市住建委介入要拍卖江滨大厦资产一事。 为描述此次拍卖让其倍感不同寻常之处,石先生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电子扫描版的“招商协议”,协议签署双方分别为黄山市住房和城乡建筑委员会与江西环球市政建设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协议显示,“在首次拍卖流拍的情况下,乙方(江西环球)参加拍卖,甲方(黄山市住建委)负责与北京一中院、金谷公司协调,二次拍卖起拍价在评估价的基础上,下降10%(起拍价约为1.8338亿元),在此价位上,乙方必须参与竞拍。” 协议还显示,为确保协议履行,江西环球需先向黄山市住建委的指定账户汇入500万元“参与竞拍履约保证金”。 石先生向记者表示,其不解之处在于,预定于8月5日进行的拍卖为何该双方会在5月29日签订这份几近内定的“招商协议”。而协议中对于项目拍卖预定的价格,更让石先生觉得低得离谱。 “2011年该项目工程量还只完成了40%到50%,抵押给银行信托的时候,银行给我们评估的价格是2.8亿元,现在土地面积又增加了4000平方米,工程量为95%,评估价格反而少了将近一个亿。真是牵进去的是马,拖出来的是驴。”石先生如是对记者表示。 扑朔迷离的评估依据 对此,中国网财经记者走访了黄山市江滨大厦项目现场。两座大厦变化坐落于广宇大桥南侧,与新安江之间隔了一座公园,外部看去已轮廓明晰,内部修缮尚未完成。该项目负责人项先生对记者表示,该项目将建成一家产权式酒店,“土建已经完成,只差装修。”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江滨大厦所处为黄山市中心的位置,北邻两座公园及新安江,南邻黄山市的住宅小区广宇江南新城,江对岸便是市政府大楼,且黄山市高铁路线在建,该地距离高铁站仅20分钟路程,地理位置属于黄金地段。 黄山市黄金地段的土地项目价值几何?记者随机走访了江滨大厦比邻的纵横幼教中心员工与广宇江南新城小区居民,问及此处房价,答曰5000元左右一平方米。而据此不远的酒店式公寓黄山大观的房价已经飙升至12000元一平方米。若据此不完全统计,江滨大厦项目总值将远超4亿。 根据江滨大厦的情况,黄山市普天评估咨询有限公司某内部专业人士粗略分析称,按民用地产去衡量该房价至少约值4000-7000元一平方米。但若按产权式酒店去估算则“无法预计”,因“现在黄山旅游不景气,类似酒店繁多,房地产有价无市。”该人士表示具体项目的整体估值,需要深入现场细致分析考量多方面因素计算,形成科学的评估分析报告。 根据江滨大厦股东写给北京市一中院纪检的《紧急控告书》显示,江滨大厦两栋产权式酒店总建筑面积为37423.07平方米,记者致电在此次拍卖中负责为江滨大厦资产进行项目评估的北京东华评估公司,其相关负责人梁女士对记者表示,“委托方是法院,有什么疑问可以跟委托方沟通”,便以开车为由匆匆挂了电话。记者随即致电此案委托方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自称姓高的法官对记者表示:“所有资料都是评估公司调取的,评估方面的话还是要由评估公司来回答,作为法官我不能回答,毕竟太专业了。”同时他还表示,“评估报告我们本身已经发给当事人了,关于他提出的疑义我也答复了,而且不止一次答复了”。 但江滨大厦的股东们却表示未曾收到任何书面回应。 “没有任何材料,一个字都没有。按照评估界的惯例,应该要给我们一个技术报告,这个评估价是怎么构成的,地价多少,工程建多少,但都没有给。” 购房者维权的“谜案” 当记者带着评估依据等一系列问题走访黄山市住建委主任汪跃平时,未及得到回应,却听到了另一个意外的信息。 “江滨大厦现在还在骗,骗了老百姓的钱骗了四年!”汪跃平气愤地表示,“当时一百多人到市政府闹了多少次,他们不顾老百姓死活,让老百姓来政府上访!” 从汪跃平处,记者得知了131户江滨大厦购房者的存在,随即从江滨大厦法人熊先生处要来了名单与联系方式,随机同其中两名取得了联系。 购房者翟女士告知记者,其在2010年从江滨大厦当时的股东处购买了房子,约定2012年9月交房,但直至2012年7月,购房者仍无法在房管局的网站上查到自己的房产证信息,于是便打了要求退房的报告去找江滨大厦当时的股东。 “当时还是有人要求退房,有人要房子,对于要求退房的那部分人,该公司还是每户按月返还了一些。”购房者吴女士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 其后江滨大厦股东张兴明携款出逃,购房者们意识到其购买的房屋无法按期交付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便集体向安徽省政府、黄山市政府上访寻求帮助。终在今年6月份所有的购房者们都拿回了各自购买房屋所花的本金。 提到此事时汪跃平态度激烈地对记者表示,江滨大厦“不顾老百姓的死活”,返还给购房者们的购房款是“政府拿钱给老百姓垫付的”。 在黄山市住建委与江西环球签署的招商协议中也显示,退还购房户房款的2360万元资金,是由江西环球支付,并将在此次江滨大厦项目拍卖结束后由黄山市住建委带息归还。 但江滨大厦的石先生则对记者明确表示房款“不是政府出的钱”。 “(张兴明携巨款出逃后)在太平湖买了35套公寓,都是以他个人名义买的,该笔款项已经追回到江滨大厦,转而抵押给政府,政府接受该抵押,并用其中一部分退还给购房者。” “公开”拍卖 上述吴女士和翟女士对于江滨大厦项目即将被再度拍卖的事情毫不知情,而对于除却购房款以外的赔偿金如何取得,她们表示政府也未再做出任何明示,只是让他们“去跟公司直接交涉”。 石先生告知记者,拍卖的起因源于其原股东之一张兴明,彼时作为江滨大厦项目的法人,2012年以公司的名义将该项目做抵押,向信达资产下属金谷公司借了一亿元,2013年张在泾县的一个酒店项目出现资金问题,张便从江滨大厦挪用了一笔巨款,造成该项目资金链出现问题,无法如期偿还对金谷公司的债务,惊动了政府,便有了8月5日的拍卖。据中国网财经记者从江滨大厦股东石先生处得知,由于无人报名,该项目目前处于流拍状态。 “我们不是坐视不管,其余股东已经报了案,款项正在追回中,且已经给金谷公司提交了资金证明,原股东的股份也通过公证全部回收,此事正在办理中,只要把股权放出去一部分,吸收新的股东进来,就能把它(指江滨大厦)盖完了。” 黄山市住建委汪主任显然对江滨公司并不信任:“他介绍了很多人来处理这个酒店,每一个人都是骗子。”但是,对于与其签订招商协议的乙方江西环球,汪跃平也曾对记者表示,“江西的(江西环球)也是江滨大厦介绍来的”。 记者就此事致电咨询江西环球,其法律顾问詹律师给记者的邮箱发来一张手绘图示意记者从中理解事件始末,当记者再度就在拍卖前提前签订秘密招商协议操作程序的合法性、500万“履约保证金”的去向以及为何跨省拿项目等一系列具体问题详细咨询时,则被对方以“你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及“我们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必须回答你的问题”回绝。 “如果作为如此重大的行为,应该采取公开招投标的方式。如果是协议定价,基本上除了保密工程之外,一般都是不被允许采用这种方式的。”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郭律师在接受记者咨询时表示,“如果仅仅是因为原单位的股东出了问题,政府是没有权利去处置这个楼的,如果说这个楼四证齐全,开工施工也都合法,整个规划、许可都得到了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的批准的话,那这个建设单位应该是对这个楼有产权的,如果由新公司来续接,也是两个公司之间就该资产进行转让,而不是政府直接去参与。” 贵州体育木地板
宁波称重传感器模块
co探测报警器
进口酒批发厂家
贵州人造草坪厂家
一岁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一岁半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孩晚上发烧白天正常是怎么回事
小儿如何退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