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浙商7年打赢西班牙烧鞋案

2018-11-02 13:18:40

浙商7年打赢“西班牙烧鞋案”

一名被告人捂着脸离开法庭

2004年9月1.2万双温州鞋被烧(资料图片)

“西班牙烧鞋案终打赢,证明我们企业在国外经营是合法的,不能目无法纪烧我们的鞋子。”昨天下午,温州鞋革行业协会执行会长谢榕芳表示。

几天前,西班牙巴伦西亚自治区埃尔切市地方法院就2004年的“烧鞋事件”作出终审判决,28名肇事者被判有罪。作为原告,浙商陈九松的官司历时7年终获胜。

不过,在庆祝自己合法权益得到保护的同时,华商们还得承受更为严峻的竞争考验。

1.2万双鞋子被烧毁

2004年9月,由于华人鞋业贸易对当地制鞋业带来的冲击,西班牙东南部小城埃尔切的街头出现了一些抵制中国鞋的标语。

9月16日下午,埃尔切中国鞋城的店铺纷纷提前关门,青田籍华人陈九松也早早关了店面。当晚,近千名当地鞋商和鞋厂工人聚集在中国鞋城内,号召当地人“把进入这个城市里的所有鞋子烧掉”。

在暴乱中,一些人不但设置路障,毁坏公共财物,而且还想强行闯入华人在当地的店铺。

陈九松的一个集装箱货柜刚从波兰运达中国鞋城准备卸货。不法分子看到满载温州鞋的集装箱卡车后,放火烧了卡车和陈九松的店面、仓库,烧毁温州鞋共16个集装箱、1.2万双,直接经济损失约800万元人民币。

官司为何打了7年?

2004年9月29日,西班牙中国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温籍律师季奕鸿陪同受害人陈九松来到埃尔切地方法院,递交了诉状。

中国驻西班牙使馆向西班牙政府提出了严正交涉,要求严惩肇事者。谢榕芳说,他们也在时间向上级政府部门汇报了情况,并组团前往埃尔切市帮助维权。埃尔切市60多位温商迅速筹集60多万元人民币,给陈九松当“维权费”。

虽然西班牙政府部门和法院对这起“排外案件”高度关注,但诉讼过程依然波折。

季奕鸿律师说,此次涉案人员众多,在法院的允许下,通过对相关人员监听,才得知谁参与了此次烧鞋事件。

搜集证据后,28人先后被抓捕归案。这些人有的点火,有的堆积垃圾桶。

2006年5月初审终于结束,提出起诉。但这期间每个被告律师都对埃尔切市法院对这个案件立案起诉表示不服,提出上诉,同时还向省高级法院提起上诉。

这些程序到2010年底才结束,今年5月3日法院终开庭作出判决,28名西班牙籍被告因扰乱公共秩序罪和损坏他人财产罪,分别被判处6个月至18个月有期徒刑,并赔偿陈九松经济损失2.6万欧元。

西班牙鞋商为何冲击华人鞋企?

烧鞋事件发生后,为了“抱团”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鞋商们成立了西班牙华人鞋业协会。成员大多是温州人。

温州人陈小兵是现任会长。他在意大利做了10多年的鞋企,7年前转战西班牙。

“当年我听说西班牙将成为欧洲的鞋类集散地,就过来了。”陈小兵说。

据他介绍,其实西班牙以前跟温州一样,家家做鞋。欧洲主要的鞋业生产基地早在德国,后来被西班牙抢了过去。

鞋业是埃尔切市支柱产业。成为欧洲鞋类集散地后,周边国家都在这里批发鞋子。

后来,温州人开始进入埃尔切市。他们把国内生产好的温州鞋运过去销售。

“如今的中国鞋城以前都在外国人手中,到基本被温州人占领了。”谢榕芳说,“温州鞋到2004年已经成熟了。无论质量、价格、款式,都受到西班牙人青睐。尤其是价格,不到当地鞋子的十分之一。”

温州鞋一度使得当地鞋厂难以经营,工人失业。“你抢了人家饭碗,人家一时冲动也是可以理解的。”陈小兵说。

西班牙鞋企转变战略

“西班牙烧鞋案”的胜诉,树立了一个海外华侨华人法律维权的典范。谢榕芳认为可以震慑不法分子,为华商营造好的经营环境。

但竞争依然白热化。西班牙鞋企开始走一条理性化的“对抗”之路。

谢榕芳说,西班牙一些本地鞋商销售状况有了变化。“本地的经销商也开始销售中国鞋,但贴他们的牌子。”他们买的中国货,价格就下来了,我们没了价格优势。

还有更绝的。陈小兵说,当地有几家鞋业品牌,联合起来成立了个“律师办公室”,专门找中国人经商漏洞。

去年,当地一家鞋企告了包括陈小兵在内的4个华人鞋商。在西班牙,那家鞋企有了某种鞋子的款式,可以在政府部门注册,享受类似专利的权利。

“他们说我们仿造他们的款式,但鞋子都大同小异,每年有流行趋势,类似很正常。”陈小兵说,鞋企之间这个一般不会介意,但西班牙当地企业专门找华人企业告。

“以前的暴力手段还好化解,现在他们用上了合理合法的武器,不好对付。吃亏都没地方说去。”陈小兵说。

华商逐渐转移阵地

“人在国外就没有根了,做生意并不容易。”陈小兵说,不少鞋企都已经从西班牙撤回国了。

目前,西班牙烧鞋事件受害人陈九松已经回到广州经商,开起了鞋类的贸易公司。

据了解,在埃尔切市的中国鞋城,一共有100来家中国鞋企。谢榕芳说,如今在马德里的中国鞋企业已经有200来家,超过了埃尔切市。

规范自己重要

烧鞋事件无论对华商,还是对西班牙的鞋企,都是个启示。

谢榕芳说,烧鞋官司之所以能打赢,是因为陈九松的企业资金往来、经营场所、经营人员、法人身份证明都合法。“我们企业无论到那个国家销售,一定要合法,合法才能融入当地社会。”

她认为,无论是烧鞋事件,还是后来的反倾销,以及REACH法规,欧盟等还会不断有地方保护主义的做法出现,贸易壁垒也好,技术壁垒也好。“所以我们企业要慢慢来,不能大量鞋子涌入欧盟,要提高品质,并开拓冷门市场。”

陈小兵说,近年随着金融危机,西班牙失业率高,当地贸易保护主义更严重,只是更合法化了。

“我不求做大,只求规范,让别人抓不到辫子。”陈小兵说,他们现在有什么大事,就先反映到大使馆,听听他们的意见。

四轴加工中心
羊毛推子
建筑工地冲洗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