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一批特高压年内开建专家预计联将涉9千亿投

2018-10-31 13:51:55

一批特高压年内开建 专家预计联将涉9千亿投资

向污染宣战的硝烟正弥漫在能源结构领域。4月18日,距上一次会议召开4年之后,国家能源委员会再次召开了第二次全体会议,这也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担任本届政府国家能源委员会主任以来,召开的首次全体会议。

李克强总理强调,发展远距离大容量输电技术,今年要按规划开工建设一批采用特高压和常规技术的西电东送输电通道,优化资源配置,促进降耗增效。

上月,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支持发展特高压,他说,在成为世界大装机容量大国后,中国发展高效的特高压电是非常必要的。

中国能源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每日经济》,中国80%的人口居住在20%的土地上,要解决中国的能源、资源配置问题,必须提高电等级,再加上环境问题,建设特高压已迫在眉睫。

特高压电发展之切

今年3月,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

解决环境问题的关键在于能源结构的调整,发展新能源,降低煤炭的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从近年来国家接连出台的政策看,鼓励新能源发展的方向清晰,但是风电、太阳能发电、水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中弃风、弃光、弃水问题不断引起业界关注。

以弃风为例,国家能源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风电利用小时数超过2000小时,平均弃风率为10%,比2012年降低了7个百分点。

虽然目前情况有所好转,但总体上形势依然严峻,个别地区问题甚至在加重。黑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褚艳芳曾表示,2013年黑龙江弃风电量是11亿度,占比16.4%,比2012年增加了27%,主要的原因是有电送不出去。

一方面是可再生能源发电输送不出去,一方面是东南地区电力不够,只能依赖高污染的火力发电。

对于上述问题,韩晓平认为,弃风是因为当地电难以自身消化,所以就选择弃风,如果电大的话,能容纳进去就不至于弃风,特高压电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之一。

李克强在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上强调,要发展远距离大容量输电技术,今年要按规划开工建设一批采用特高压和常规技术的西电东送输电通道,优化资源配置,促进降耗增效。

实际上,今年以来,包括张国宝在内的多位业内专家,就希望国家加快发展特高压电频频发声。韩晓平在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说:建设特高压已经是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了。

韩晓平解释,中国80%的人口集中在20%的土地上,在此20%的人口密集区域,每年每平方公里的燃煤量将近1500吨煤,高的地方甚至达到10000吨,环境无法承受,要解决中国的能源、资源配置问题,必须要提高电等级,否则无法解决这些问题。

他介绍,现在中国人均用电不到4000度,如果到2020年GDP翻一番,人均用电至少要达到7000度,整个用电量还需要增加一倍,不用更高等级的输电方式没办法保证供电系统平衡。

联将涉9000亿投资

发展特高压电,有赞成也有质疑的声音。发展特高压电的观点主要是集中在电的安全性和经济效益两方面,质疑的关键问题就是三地联。

据了解,国家电公司控制的地区主要分成东北、华中、西北、华北、华东五大区域电。按照国家电的设想,是通过建设三纵三横一环的交流特高压电将华东、华北、华中三个地区联成一张电,即三地联。

前电力规划总院规划处长、国家电建设公司顾问丁功扬在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称,三地联会有安全问题,一旦出现故障可能造成大范围停电,影响范围很广;且由于交流电不受控,故障形态也就很难控制。

对此,韩晓平认为,从安全问题来说,随着信息化发展,传统的安全危机在不断减少,能力在提升,在非传统的安全方面,比如对电的控制系统进行攻击的威胁,但是对非传统安全不管是不是特高压,都会有攻击,关键是加强自身的防范能力和反攻击能力。

在经济效益方面,韩晓平介绍,三地联在投资上涉及约9000亿元,可以带来2.5万亿度电的流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进行资源的优化配置。

实际上,据丁功扬介绍,国家电公司的规划中有一条是锡盟-南京的交流特高压输电线路,该项目在锡盟送出电力为940万千瓦,终到南京仅剩不到200万千瓦。

(锡盟-南京的交流特高压输电线路)花了380亿元向南京送电,北京到锡蒙只有350公里,用50万的电压输送电就可以了,可以节约很多钱,不需要分流,但是,不分流,距离越远,输送越少。丁功扬说。

很明显,效率的问题一直是业内争议的焦点。韩晓平认为,发展特高压电的经济性,比如是建特高压、建天然气管道,还是产业转移等,让市场来做决定。

同步发展分布式能源

在发展特高压的问题上,有直流特高压和交流特高压之分,不过有专家认为,发展交流特高压,会造成风险不可控。

以三地联为例,就是在原有电上面建立一个特高压的架,通过特高压把三个电变成同步电,同步运行。在未被联之前,即便三条单独的线路某个出现故障,也不会影响其他两条线路的政策运行,联后,则会互相波及,影响范围更大。

丁功扬认为,当设备出现故障后,会有连锁反应,难以控制,风险很大。多个系统之间是可控的,三地联之间是不可控的。

韩晓平建议,在发展特高压电的同时,在要害部门一定要发展分布式能源,中国特高压的发展必须是和分布式能源同步进行,否则将来一旦出现大的安全问题的话,将是大范围的问题。

同时,对于打破电的垄断也提出建设性的意见,一个是电和售电分开,提高竞争力,还有就是要发展分布式能源。

韩晓平认为,真正打破垄断的还是分布式能源,所以特高压建设中分布式能源要和它并重,才能解决安全和反垄断的问题。

中央空调维保
隔膜阀
无钉铆接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