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密信息港 > 养生

杠爷十四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29:33

19.    眼见着我一脸惊愕的样子,为打消心中的疑虑,老人家便伸手拿起书递到我的跟前。他说:“小兄弟,如果不信你可以打开看看?”当我怀着好奇地目光翻看书里有什么特殊的标记没有,突然眼前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在瞳孔里久久不肯罢手。  老人家,怎么,怎么这上面的图案与我那本书完全一致!  小兄弟不必惊疑,其实这就是我们的联络方式。  真的!  老夫没必要骗你,再说了我为什么派人去救你,难道我的苦心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这时身旁的几人也说:“小兄弟还犹豫什么,快叫恩公呀!”  哎,我怎么这么糊涂!恩公在上,俺有眼不识泰山,于此请受书生一拜!  小兄弟严重了,快快请起!  恩公胸襟如此阔达,确实是干大事的人呀!  这话老夫有些不爱听!  咋了?  你于我家有恩,老夫救你也算理所当然,咱们算是扯平了!  对,爹说得不错!恩公,恩公的有些不自在。  吾儿此话有理!  那以后咱该怎样称呼您呢?我是晚辈不可能直呼张员外吧!  小兄弟今年多大?  年方二十!  这样吧,你比义儿大一岁,以后你们就以兄弟相称。  有些不妥吧!  有啥不妥,难道大哥嫌弃我这小弟!  哪里!  那还犹豫什么!义儿去拿酒来!  嗯!  几位好汉辛苦你们了!  为张员外效劳我们义不容辞!  这里有5千两银票你们拿去用吧!  张员外拿咱当外人!  哪里,我已经差人将你们的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由于时间仓促所以没布置啥东西!  可咱也不能要那么多呀!  老夫的好意你们就别推辞了,在此受我一拜!  舍不得呀,员外这不是折煞咱吗?  如此我就不多说了,快回去见见家人,回头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你们!  大恩不言谢,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眼见着众人离开,没一会儿义儿便再次来到房内。只见他右手将碗放于桌上,接着又迅速掀开置于左手的酒盖,而后爽快的倒起酒来。末了,他端起两碗对我说:“大哥,来让咱们一起敬爹!”我见不好推辞就硬着头皮接了过来,同时也与义儿走到员外面前跪下说:“爹,今天您做个见证!”  那我就勉强难为一下!  黄天在上...  于是我们就在那种愉悦的气氛下做了拜把弟兄,而张员外也成了我名副其实的爹!  待喝完酒后,员外见俺不胜酒力就用关切地语调说。  孩子,你不能喝酒便直说!  没事儿,爹!  要不要休息一下!  大哥,不行就别硬撑!哎,都怪我只想到酒,却没想到你!  二弟,你没错!大哥图的是这个难得的气氛,试问人生又有多少这样的机会!  孩子真是性情中人!  大哥咱没白交你这个朋友!  我也是!  孩子到底要不要紧?  爹,放心我缓一下气就好了!  真的没事!  那我就放心了!  义儿,你们兄弟在这里聊,我去吩咐厨房多做点好吃的!  嗯,爹您慢走!  此时房间里只有我们两兄弟,屋里有些静得吓人。  二弟,帮我个忙行不?  大哥有话请讲!  你能给我找来些祭拜用的东西吗?  你要那有何用!  师傅对我有救命之恩,今天是他离开人世的天!  哎,我都差点忘了,要不是你师傅拼死为我们杀条血路,恐怕咱们现在已经成了一具死尸。  师傅对我恩重如山,可惜走得太早了,咱欠他的一辈子都还不清。看来只有来生为他做牛做马才能报答如此深情厚谊。  大哥,你准备在哪里祭拜呢?  就在院子里行吗?  好吧,不过我看咱们还是一起去的好。  咋了?  那些祭拜的东西都在前堂的一个偏房里,隔院子没多远。  行!  于是我们便起身向那里走去,谁知走了一半的距离竟出现异常。只听耳边嗖的一声有些微凉感觉,就在那危急时刻二弟伸手接住了足以要我性命的一只菱形飞镖。还好飞镖上没毒,不过随后传来一阵有些令人悚然的笑声。  明人不做暗事,还请现身。  要我现身可以,除非你们把两本书都给呈上。  你这个疯子鬼知道在说些什么!  不知道,哏,都给我上千万不能让这两个小子跑了。  是大人。  原来你还没死!  废话别以为你师傅武功高没人治得了你,现在他已经去了看你能撑到几时。  可恶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就凭你们这两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  大哥别冲动,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眼下该怎么办?  我也没辙。  咱可不能等死呀!  我也不想!  黑压压的一片人影眼见着把我们围在中央,突然背后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呐喊。  孩子你们快走,这里交给我们了!  爹,我们走了您怎么办?  我一把年纪已经活够了,倒是你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爹,您这是说的什么话!  还啰嗦啥,再不走就没机会啦!  爹,那您保重!  此时张员外带领一些好汉与众人厮杀起来,那情景可谓是凄惨无比。一会儿只见庄院里血流成河,一个一个的不停倒在地上再没动静。  你们咋还不走,准备在这里等死吗?  爹,对不住您了!  记住从小时候我带你去练武的路走。  嗯!  一阵的厮杀后,张员外为我们杀出了一条血路。他靠过身来倚在义儿的身边小声说:“孩子带上这本书,记住一定要将它交给翠斌楼的王掌柜!”  放心吧,我们一定照办!  我跟着二弟辗转经过几个回廊,在一处假山停下了脚步。只见他在一块不起眼的假山上拧了一下,随后便看见一道石门动了起来。他说:“大哥,快!里面比较安全!”于是我俩一前一后奔了进去,接着他不知拧了哪里石门又重新紧闭起来。由于我不认识路,只好跟着他在洞里走。大概一炷香的时辰,我们才到达洞外。  大哥你知道爹说的那个翠斌楼吗?  没听说过。  我也没有!  二弟,先不管这么多!爹把生还的机会给了我们,来二弟给爹跪下让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保佑咱们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好!  说完,二人向庄院的地方磕了三个响头,每一次都掷地有声。  大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二弟,现在我们还不能去那里。  为什么?  我得去把那书取回来。  怎么那书不在你身上?  嗯,我是怕万一自己被抓,所以就找了个安全的地方。  哦,眼下也只有咱们相依为命,你说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事不宜迟我们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和二弟经过了几天的长途跋涉,来到一家乡村茶社。由于太累在那里我们简单地充了一下饥,而后便在一处废弃的木屋落脚。夜里朦胧中听见外面有些声响,于是我叫醒二弟一起藏了起来,一盏茶的时间走来四个人。  哎,真他娘的晦气,原以为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结果只弄到几件宝贝。  大哥有这已经不错了,听说咱们手里的紫砂壶够用一辈子。  兄弟你就唬我嘛,就这个破壶能值多少钱?  大哥,兄弟没骗你!听说这壶是从唐朝传下来的,不信你看壶底还有落款!  真的吗?  不信你看!  你小子要是骗我咋办?  都到啥时候了,大哥你是不是想一个人独吞这个宝贝。  呸,大哥是什么人哥儿几个还不清楚吗?  是大哥,算我说错话!  嘿,兄弟真的让你说中了,这样今儿兄弟们在这里睡个好觉,明儿一早就去当铺看看行情!  这个主意不错!  也许是二弟看不惯几人干的苟且之事,他突然起身向他们走去。只听他用愤怒的口气说:“你们这宝贝从何而来?”  哪来的臭小子你是不是欠抽。  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吗?  小子我看你是不是活腻了,兄弟们上让他吃吃咱们拳头的滋味。  大哥不敢劳您大驾,我来就好。  谁知来人刚出一拳就被二弟接住,只见他一个抬腿就将其踢翻在地。三人见情势不对,便一起拥了上去。经过一番激烈的打斗四人知道遇见了高手,觉得事情不妙的大哥便大喝一声让众人停下。  这位小兄弟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何苦咄咄相逼?  不是我不饶人,是你们不太友好。  我知道错了,您不是想了解这东西在哪里得的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不过还请小兄弟能放我们一马。  行,不过你得实话实说,如果你再耍什么花招我可就会改变主意。  我讲真话还不行吗?  那就快讲,否则...  小兄弟不要生气我这就告诉你!这紫砂壶是我们兄弟在附近一家庄院偷的!  哪家门第?  听说是叫梅花山庄!  你们都偷了什么?  就紫砂壶和其他的三样东西。  快给我拿来!  是!  大哥全给他了兄弟们怎么过呀?  过个屁呀,人家现在是主,你想死还是想活?  三人一听这话遂安分起来,待大哥将四样宝贝一齐交给二弟,原本紧张的气氛才算松弛下来。不过想不到的是,二弟竟拿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给了众人。他说:“各位都不易,如果不是生活拮据我想是不会干这种事儿的。这里有一千两你们四人平分,回去安心的做点小买卖过日子吧!不过我好话在先,如果你们再做偷鸡摸狗的事情让我遇见了别怪我不给面子!”  小兄弟的大恩大德我们会铭记于心!恩公,在此受我们一拜!多谢,恩公...恩公我们今天把话撂在这里,如果咱不改邪归正必遭天谴!  四位大哥也是性情中人,如此我就放心了!    (未完待续)   共 33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昆明的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饮食方案都有什么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