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密信息港 > 娱乐

星月灵壶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00:06

章、大西山驴友遭蛇咬  这片原始山林是近微信圈爆炒的神秘之地。  美国人杰克和华夏还有他们电子公司的女同事艾莉娅、玛丽,来大连分公司办事处,处理公司业务时,在微信上发现了北部山区——这座被疯传的地方。  等他们驱车前来,已经是五月天。  一行人兴致勃勃地进入大西山。古木参天的原始丛林荆棘纵横,两位美女很后悔没有在大西山下的芙蓉村请一位向导。  杰克说:“不是有我们两位男神吗,怕什么?大惊小怪的。”  气温越来越高,闷热。杰克找了两根木棒,给艾莉娅和玛丽。华夏走在前面,满山遍野的丁香花,开得如火如荼。杰克提醒他,小心树丛里突然窜出来的野兽。他临上山在城里带了一把水果刀,以防万一。  此刻,走在前边的华夏一心一意想早点攀到大石砬子。微博上传得厉害,不知是野史还是道听途说,大西山地核很有可能埋藏着乾隆帝民间娇宠的女子崇娥的衣冠冢。据说,衣冠冢里有着数不清的金银珠宝,翡翠玛瑙。一旦发现她的衣冠冢,自己几辈子的人都会成为富人。  “喂!华夏,你拼命冲在前头,想个找到宝藏啊?真是不讲究。”杰克大口大口地喘气,累得满头大汗,身后的艾莉娅和玛丽互相搀扶着,更是疲惫不堪。  华夏也不吱声,一直朝前走。“快看!刺莓,野生的草莓,上帝啊!这么多!”华夏几乎尖叫着,扑向这片红彤彤的野莓子。艾莉娅,玛丽实在走不动了,坐在青石板上歇息。杰克:“你俩等着,我们摘了野刺莓回头一起分享。”  野刺莓酸甜可口,华夏吃了一肚子,嘴角都是红色汁液,他舒服地出了一口气,饱嗝都是清香味儿。  他从背包里拿出巧克力饼干,扔给杰克一包,杰克先让女士分享,华夏把手里的一包和杰克一分为二。几个人坐在山谷里,听着各种鸟叫,简直是人间仙境。  华夏伸手抽出背包里的笛子,悠悠地吹起了《莫斯科郊外的夜晚》,曲子婉转悠扬。这时候,空谷密林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几个人不以为然。  眼尖的艾莉娅发现了蛇,不是一条,而是越来越多。  艾莉娅、玛丽抱着头往来时的路跑,来不及躲开的华夏与杰克同蛇发生了厮杀。  几十条蛇汇聚来了,围攻两个外国男人。  这边山谷里在勘察地里形式、准备拓荒种植药草的芙蓉村小学代课老师董天韵,和芙蓉村的村官秋小寒听到呼救声,捏着手里的砍柴刀飞奔了过来。  董天韵抡起开山镰刀,砍伤眼镜蛇王。眼镜蛇王吐着丝丝响的蛇芯,拖着被伤了的七寸,撤退。那些蛇见蛇王败下阵来,各自四散逃命。慌乱中华夏被毒蛇咬了一口,“哎呦!我的上帝,要命丧这里吗?”  杰克喊了声:“华夏,你赶紧把衣服扯几条,绑定被蛇咬的地方,别让蛇毒蔓延。天哪!”杰克的右腿膝盖处也遭了蛇咬。  董天韵狂奔过来,“小寒你先带着两女子回村子,我来处理被蛇咬的两位男同胞。”  “好的,天韵哥,你要多加小心!这里的眼镜蛇太多。”秋小寒带着艾莉娅、玛丽迅速撤离。  杰克的大腿立刻肿得如大象腿,被蛇咬过的地方肤色黑污。杰克嘴里喊着“上帝啊”,眼睛投向面前的中国青年,董天韵从褡袋里拿出小壶,“您忍一忍啊,不知能否止住毒气,不过,有它,不会有生命之忧。”  “哎哎哎!还有我啊,我也疼得……受不了了。”华夏呲牙咧嘴,已经把衬衫撕了几绺捆扎被蛇咬的左腿小腿上。他的蛇毒不重,董天韵扫了一眼:“别急,就来。”  小壶的白色液体是携天地之精华,世间少有的灵丹妙药。董天韵倒了一滴,滴在杰克肿胀变黑的右膝盖处,说来神奇,膝盖慢慢恢复原先的颜色,也消肿了。但蛇毒还有,并散发出一股恶臭。  董天韵叹了口气,“先生,毒气是控制住了,只是你的膝盖咬伤是出自眼镜蛇王,必须要到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我打电话,让县医院的刘院长带人来接你们。”  “哦,感谢主,您就叫我杰克吧。哎呦,疼死了,这个魔鬼地方!”杰克咧着嘴喊疼。  董天韵给县医院刘院长打去电话,院长听说是美国在本市的投资合作商,立即组织人力车辆开赴六十里外的大西山。  华夏腿上的蛇毒比较轻,滴上白色液体后,蛇咬的地方不一会儿长出新肉,痒痒的。华夏站起来在地上走了一圈,欢呼雀跃:“哈哈,上帝保佑,我的腿好了!你这位中国的华佗,不,救世主耶稣。感谢你,阿门!”他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闭上眼祷告。  董天韵噗嗤笑了,“华夏先生,叫我天韵就行,我不是你们西方的神,我是东方的一个平民百姓。”  杰克的伤口虽然止住毒素蔓延了,但气温这时有些偏高,伤口发出恶臭,疼得杰克面部扭曲。董天韵拨通了村诊所的大夫女友夏雪的手机,嘱咐她立刻赶到山里,为杰克的伤口消炎,不然命恐怕保不住了。  夏雪和村长刘盛几个人开面包车赶来,夏雪为杰克伤口进行了消炎处理。刘院长的救护车还未到,董天韵当机立断,将杰克和华夏带回芙蓉村自己家,等刘院长的救护车来。  下山途中,天韵再一次摸了摸褡袋里的小壶,会心一笑。这是一把具有灵异功能的小壶,当初,女友夏雪把小壶当成普通盛水的器具送给他的时候,他也没在意。但是,夏雪曾告诉过他,此壶是她姥爷的先祖留下来的,尽管不是传世珍宝,姥爷却非常珍爱,但不知为什么说传女不传男。  夏雪的妈妈月月临死前将小壶交于夏雪,并嘱咐女儿千万别丢失民间。  夏雪只做为普通物什置于家中,从格林小镇的姥爷家搬到芙蓉村董天韵租住的古庄园老宅之后,董天韵就成了小壶的新主人。  天韵来大西山寻找乾隆帝为民间心仪女子崇娥缔造的地下西宫时,曾遭遇眼镜蛇袭击,左胳膊被毒蛇咬伤,肿涨毒素要扩散全身。褡袋里的小壶微微动了一下,口干舌燥的天韵,拧开小壶的盖子,一绺清香的气息扑来,接着,小壶底部,落下十滴白色液体。  管它是不是砒霜剧毒,董天韵滴了一滴在蛇咬的地方,奇迹出现了,蛇毒迅速被排除,伤口结痂。胳膊恢复了原先的正常状态!  这是个天大的机密,董天韵做梦也没想到会拥有此神奇的宝壶。回到芙蓉村,对夏雪隐瞒了小壶的神奇威力。夏雪忙着诊所的事情,早将小壶忘到爪洼国了。  刘天明院长的救护车来到芙蓉村已是下午三点。车停在董天韵家门口,从车上下来的刘院长吩咐手下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医生,拿来消毒器械,为两位外宾临时诊治。  男医生嘟嘟囔囔,为这坑坑洼洼的山路埋怨了很久。  董天韵见他摔摔打打的态度真想发作,什么素质,抹煞白衣天使的形象!心里嘀咕,嘴上没说。    第二章、节外生枝  董天韵不屑那个年青医生的态度,刘天明倒是还有点人情味。他问起两位外宾的身体状况,董天韵也想尽早把杰克和华夏交给县医院。  “刘医生,杰克身上的蛇毒还没有消除,身体散发着恶臭,麻烦你们快将二位外宾转到医院进行救治吧。”  刘天明见手下的年轻医生无动于衷,有些恼火,“你是干什么吃的?忘记了医生的天职?来村子里是打架的?还不带人解救外宾,饭碗不想要了?”  “你……别倚老卖老,在我面前摆老资格,我不屌你!”年轻医生嘴上巴巴的,眼睛望向董天韵。  “走吧,刘医生,我带你们去。”董天韵头前带路,走出房间,朝杰克他们在的屋子奔去。  半路上,电话响了,“真是瞎糜子——净是事儿,谁啊?”  “天韵,我是秋小寒,你在哪?赶快回来,夏雪姐肚子突然疼,恐怕孩子……保不住……”  “啊?好好,我马上过去,小寒,不行就送医院!你开车。”  “夏雪姐一个劲地喊你,她想见到你,我和佩佩都在了,你是她的男人,这时候,她需要你。”秋小寒那边啪嗒挂了电话。  刘天明说,“事不宜迟,你就别骑摩托车,坐我车回村,我们接走两个外宾,也救急把这个病人带上吧。”  董天韵心里毛毛躁躁的,次感到他辜负了夏雪对自己的那份感情。无论身边多少美女陪伴,夏雪是他深爱的袭人。  “我骑摩托车在前面走,你们的车跟上,就这么定了。”  董天韵的摩托车像离弦的箭,射向村子里他家的位置。  土路上扬起黄色的尘埃,“夏雪,你不要有事,我答应你的,要给你一个家,我要做爸爸的。”董天韵在内心为夏雪祈祷,但又想起他和庄夜蕾的今生约定。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夏雪。  把摩托车拐进家里的院子,董天韵下了车,头盔滚落到地上也没顾得去捡,后面刘医生的车也吱嘎停在门口的大柳树下。  狗也不叫了,村子里少有的安静。董天韵心里只装着夏雪的安危,对迎出来的佩佩说:“你去招待刘医生,夏雪呢?我送她去医院!”  佩佩指了指房间说:“自己去看,我接待下刘医生,杰克很危险,满屋子都是臭味,臭气熏天!”  董天韵进去后,秋小寒一脸平静的看着他,夏雪仰躺在床上,不说话。  “小寒,你们……夏雪怎么了?别吓我啊!”  董天韵伸手摸了摸夏雪的额头,不烫啊?  “你们这是怎么了?小寒,夏雪,来,我抱你上医院,咱们的孩子不会有事吧?”  “对不起,天韵哥,我……夏雪她……你看——”秋小寒指了指床头柜子上的一只白色瓷杯。  董天韵过去拿起杯子,发现杯子底残留的白色液体,如果不在灯影下看,是看不清杯底到底有没有液体。  “小寒,你……是不是对夏雪说了小壶的事儿?”  秋小寒的眼泪立马下来了,“我又不是故意的,开山的月老在村子里嚷嚷说,你那个大棚里出的西瓜太好吃,太甜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好吃的西瓜,还有你没有打死的那只大蟋蟀,被月老带着人逮着了,要送县城的生物研究所。夏雪姐给杰克他们出诊后,出去接你,就碰到月老带着人把那只大蟋蟀装在一只陶罐里,准备送城里生物研究所。月老他们怀疑你有超强能力,不然,这西瓜和大蟋蟀哪里出来的?  夏雪姐就纠缠我,要我说出你到底有什么超强能力,怎么瞒着她。”  “完后,你就对他说了小壶的事?”  秋小寒泪光闪闪的点了点头,“嗯,我只是说,你有个宝贝,但不知藏在哪里。夏雪姐跑到那座大鹏内寻找,就找到这只白瓷杯。我也不清楚,她可能喝了白瓷杯里稀释的白色液体,等我找到大棚时,她倒在地上,我喊佩佩她们几个将雪姐抱回屋里,就给你打电话。”  见鬼!假设吃了稀释的白色液体,夏雪应有生理变化。看夏雪的脸色煞白,微闭着好看的大眼睛,真是防不胜防。    第三章、芊芊往事知多少  夏雪的眼神呆滞,好像不认识似的盯着董天韵:“你是谁,你怎么跑到我房间里来了?还有你,你这个狐狸精,你怎么又来欺负我,难道你伤害得我不够深!滚滚滚!都给我滚开,出去!”  “喂!喂!雪姐姐,我是小寒。村官秋小寒,你怎么认不出我来了?早晨咱们在一张桌子喝牛奶,吃的煎蛋。”秋小寒也蒙了,刚才还神智清醒的夏雪突然间失忆?  她怕董天韵埋怨自己,尽管董天韵和身边的女子相处得很好,但从人性的角度上,女人和男人都有妒忌心,除非是神,没有嫉妒纷争和抱怨。  秋小寒可怜巴巴的望着董天韵:“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离奇事件。天韵哥,对不起……我该死!”  “别说了,咱们还是先安抚住雪儿。佩佩倒没什么,相处这么久了,她也是个善良的人。杰克和华夏这两个外宾被刘医生接到县医院救治。我们有必要留住他们,外宾对药草的开发和大量出产远销有着相当大的市场潜力。”  “你们快给我出去,月月,你就是月月,狐狸精,是你把我爸勾引走了,我妈才跳荷塘自杀的!我要杀了你,替我妈报仇!”  夏雪抓起枕套砸向秋小寒,小寒一躲,枕套落在卧室墙上的石英钟,咣当,石英钟落到地板上,并没有碎裂。却飘来悦耳的音乐《飞鸟与射手》,一支冷漠的歌曲。  这曲子是什么时候设置进石英钟的?董天韵经常住在这里,却不清楚夏雪都在做些什么。在世人眼里,夏雪很稳重,本分。被董天韵弄到怀里后,更是显得专一钟情于他。正是这首曲子,令夏雪猛地跳到地上,捡起石英钟,紧紧地搂在胸前。  “不不,月月。你……你不是我杀的,不是。你干嘛用这支曲子勾起我的记忆,月月,月月,你阴魂不散,我找董哥帮我,你不要纠缠我,不要……”  董天韵几步跨过去,把夏雪抱在怀里,安慰她:“雪儿,别怕,我在,你董哥会一直在,不会离开你的。”  “哥,月月究竟是谁啊?夏雪姐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杀人?这是一个什么故事?好复杂啊!”  “你别愣着,赶紧从我那只嗒袋里去拿一株药草,眼下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好吧。”  秋小寒在董天韵的卧室床底下找到那只蛇皮色嗒袋,在确定了药草的神奇威力后,董天韵深知这药草会为自己带来美好灿烂的明天。  到时候别说白旋这个县长的女儿庄夜蕾,就是天下美女,我董天韵岂不都会信手拈来?  秋小寒是知己,可董天韵还没有把她当成的目标,董天韵想起作家的一句话:男人,不会为一个女人停留。哈哈,他想不起来是哪位作家或者是狗屁哲学家说的。 共 71692 字 16 页 首页1234...16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好
癫痫患者能喝咖啡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