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密信息港 > 娱乐

江南一间地下的公寓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24:37

地下十分闷热。这一点是我在出发之前没有想到的。我原以为在地下就像躲在鼹鼠的洞穴里那般凉爽宽敞,但事实上这间地下的公寓却显得逼仄、局促。空气仿佛凝固了,显得比在地面上时更加沉重,充满了泥土的潮气。我向他说了这一点,但他却好像毫不介意似的笑了笑,用手抹了一把苍白额头上的汗水。  “今天就先到这儿吧,”他说,“所有的房间都已经能大体看出模样了,剩下的那些零碎的物件等我住下来再慢慢收拾吧,让你也受累了,抱歉。”  他按住我的手臂,让我把抱着的纸箱放在地板上,又指了指房间中央的一张椅子,示意我坐上去。  尽管这间公寓位于地下,但它的结构和地面上的那些老式建筑并没有什么不同。我和他坐在客厅里休息。四周的墙壁上刷着防潮的石灰粉,下半部分还镶着淡绿色的木头护板。地板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表面凹凸不平,被人们的脚步磨得发黑、反光。他在客厅中央摆了一张餐桌,四把椅子。餐桌的一侧有一个细长的酒柜,一直顶到了天花板。靠着另一边墙壁的是一张旧的弹簧沙发,沙发旁边有放着台灯和花瓶的小圆桌。这里甚至还有吊扇和人造水晶灯。我借着这柔和的光线再次环顾四周,也许让这客厅逊色的就是没有落地窗。  “还是得想个办法通通风……”我一边擦汗一边说。  “的确……”他羞愧地一笑,“我向你保证,等住进来以后就开始建通风管……”  “总不能活活闷死,或者发霉……”我看了他一眼,忽然因为他的脸而感到有些触动,于是决定不再强迫他去想通风管的问题。他的脸上流露出孩子般的陶醉和欣喜,显然被这个未来的住处深深迷住了。  “真不敢相信我要住在这里了……”  “你已经住下了……”我说,“一定很激动吧……”  “简直难以置信……”  我从桌边站起来,绕过他坐的地方,向公寓深处走去。我想给他留点时间去咀嚼这种感情,而我也趁这个机会去探索他的新居。我先走过一条窄而短的走道,两边的墙壁向里挖开,形成衣橱和杂物室。走道的尽头是厨房。那是一个小的可怜的、仿佛是教堂里的告解室一般的房间。一边的水槽里堆满了从他的旧房子里搬来的碗碟,足足堆得有半人高。我不禁感到纳闷,他从来都是独居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拥有比他所需数量多出几倍的餐具。水池背后是炉子,上方有个壁橱。要是煮起饭来,势必会满屋子油烟。  “你还是需要一根通风管,或者烟囱!”我喊道,也不知道他在客厅里到底听到了多少。  穿过厨房,经过一道镶着木头边框的拱门,还要再上几级台阶才是浴室。我只站在门口,向里面伸头打量。有水管和龙头,乍一看没有什么缺的。  “你可真行,”回到客厅后我对他说,“流动水怎么解决的?”  “离这里差不多半公里的地方有个地下湖,有人在那里挖了口水井,我从井壁上凿开一个小口引流。”  “但万一旱季到来,湖水干涸了怎么办?应该没有办法保证它一年四季都可以供水吧……”  “这个别担心,从公寓后面上去是57街,那一头被铁栅栏封得死死的,一般除了野猫没有东西会靠近。但铁栅栏旁就是便利店和洗衣店。我会把衣服扔在洗衣店门口,从便利店的自助柜台买饮用水的。我试过,一般在早上四点左右干这些事方便。便利店全天营业,洗衣店也有把洗好的衣物编上号挂在门口等人来领取的惯例。”  我一时想不出有什么疏漏之处,只好顺应着他的话说下去:“真看不出,这样一来真的没什么值得怀疑的了……”  “的确。”他又害羞地笑了笑,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指了指他身后的一扇门说,“该看看我的卧室了……”  他打开了门。我看到里面和他旧屋的卧室陈设一模一样。只不过在这间卧室里,我看到他把他所有的乐器都摆在了显眼位置。就像一个孩子在他的房间里塞满了玩具一样,他用沉默和音乐来装饰房间。  “我想,搬到这里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被邻居警告,可以专心尽情地弹琴了。”他说,眼睛里流露出神采来。  我再次环视着那些房间,它们围成了一个半圆,组成了这间地下的公寓,而它马上就要迎来它的位房客了。这种想法不禁让我感到精疲力竭,在帮他搬家时留下的酸痛和沉重也仿佛又浮现出来了,让我失去了向前思考的兴趣。我坐回客厅的椅子里,他也在我对面的老位置坐下了,正注视着我。我强打起笑容,想说两句俏皮话出来,但语气却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股惘然。  “今天搬完之后,你可以就要真正地生活在这地下了……”  “是啊。”  “你准备好了?为了这种生活……”  久久地我都没能得到他的回应。就在我以为他要放弃这一切的时候,他却突然噌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一个新发现而眉飞色舞。他说:“对了,我怎么能把那个房间忘了……来,我一定要让你看看它……”  他打开了身后的一扇门,原先我竟然都没有注意到那里的墙上还有一道门。他侧过身子,好让我过去看。那是一间和他自己的卧室差不多大小的房间,一进门我就看见一张白色的书桌,桌面很宽,旁边有个小书架,上面摆满了书。我辨认着书脊上的字:舒伯特传,浮士德,还有简易大英帝国史。书桌旁摆着一张单人床,铺着白色的被子。房间的另一头有一个洗漱用的水池和一面镜子。他自己像不好意思似的,极力回避着镜中自己的形象。  我望着他,等着他解释。  “这是客房,以后你想来时就有个可以和自己相处的地方,不受别人的打搅了……可惜房间不大,只能放下这些家具,而且还没有落地窗……不过你回去以后,我一定会想想怎么安装通风管的……”  我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说:“别再费心了,我已经很感激你了。能有一间自己的房间,还有床和桌子,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我却在心里对他说:“不,其实这间房间你不是专程为了我而准备的,你还在心里抱有期望,对那个姑娘,对别的人,以及地面上的世界,因此才愿意搭建这个房间去等待……”我终究没有对他说出这些话来,但他仿佛早已经看穿了我的想法,不自然地将头扭向一边,看着远处。他的眼睛也黯淡了,流露出失落的神色。  “你知道,”他忽然说,“这座公寓也维持不了多久了,早晚有一天,它也会沦落到被人攻陷的命运的……”  “你……”  “不,用不着安慰我,也别阻止我说下去……你是知道人们的好奇心有多么强烈的。这个摇摇欲坠的地方正是他们渴望一探究竟的场所,无论我再往多深的地方退去,也总会被人发现的。接着,他们要么以危险的缘由摧毁这里,要么大批地涌入参观:瞧,这是一个丑陋东西藏身的地方,多么具有代表性和教育意义啊……人们都说,不打破围墙的话就不会产生新的世界,但问题是,这是我仅仅拥有的、抓得住的自我。如果我将这个自我打碎,而与世界融为一体的话,我还剩下什么呢?有什么东西是我拾的回来,用于重构自己的吗……这个自我让我时而烦躁,时而固执,但毕竟我是不想妥协的……希望你明白这一点。”  我看着他,感到一阵痛苦。在扭过头去看镜子时,我惊讶地发现他的影子竟然没有映在镜中。镜框里只有我的脸,以及周围萦绕着的烟雾般的东西。  “通风管,湖……”他喃喃自语着,忽然又加重了语气,低声说道,“外层还得加固一下……”  听到他的话,我猛地恍然大悟,又逐渐感到焦急和恼火起来。我揪住他,几乎是吼着说:“这么说,你还保留着那个通道?你难道还没有封住它?那个通往地面上的……”  他虚弱地点了点头,我感到他的身体瘫软了下去,仿佛一团没有重量的布挂在我的手臂上。我扶他在椅子上坐下,然后跑向那个危险的出口。我说:“我必须去那儿看看,你知道你自己都干了什么吗?真是胡闹……”我又往后看了他一眼,他坐在桌旁,两只手都搭在桌上,眼里充满了祈求的神色,几乎是闪着泪光。他的嘴唇在无声地翕动着,显然是想喊我停下,但却始终没有说出一个字。  我抛下他,冲入了黑暗的走道里,耳边除了风声什么也听不清了。尽头的那扇门离我越来越近。我走上几级台阶,一只从头顶垂挂下来的电灯泡照亮了那扇草绿色的木门。门上有许多处油漆剥落的痕迹,露出木头原本的,发黑的痕迹。门上的两道锁,上面一条金属链已经软绵绵地垂了下来,底下的黄铜球形锁也已松动,将手贴过去甚至可以感到风正从敞开的缝隙中吹出来。我拉开了那道门,不禁为眼前的景色大吃一惊——门外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广场四周都被高大的尖顶建筑围住,淹没在阴影之中了。石块铺着的路面一直延伸到我的脚下。广场的一侧正对着港口,远远地可以看到阳光在水面上跳跃着。空气中有腥味,天空如同透明的蓝色薄纱笼罩着地面上的一切。广场上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到处都是花带,气球和鸽子。人们戴着各色面具,身着金色的礼服,在走来走去的寒暄。一瞬间,我想起了城市原本的声音,汽车和松饼的气味都涌入了我的脑海中,让我触电了一般地呆立在那里。  但我还是清醒了过来,转过身去了。我想起他,想起他给我讲过的那些故事以及他刚说的话。他人的无知和礼仪对一颗地下的心来说,就像毒素一样使人痛苦。这么想着,我又重新锁上了那道门。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样子像是刚刚哭过了,眼眶红红的。但他看到我时,却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喝咖啡吗?”  “也好。”我也用若无其事的口吻回答道。 共 35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男科医院
昆明专治癫痫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哪家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