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密信息港 > 娱乐

凰尊九天 第七十三章 打了儿子来了老子!

发布时间:2019-10-13 01:26:38

凰尊九天 第七十三章 打了儿子来了老子!

章节名:第七十三章打了儿子来了老子!

只是现实很残忍的告诉了他,不是。

他这次倒是忍不住再次好好打量起袅袅来,他倒是想看出这个小姑娘究竟有什么本事,可以让从来对人不假辞色的满掌柜见了一面就这般喜欢!

他看得出来,满掌柜或许初是看在他所禀报的这小姑娘神秘的身世背景而决定出来见客,可如今这般和颜悦色,可绝不是冲着人家什么家族背景或者有可能拥有三阶丹师去的,而是纯粹的喜欢这个小姑娘。

袅袅也是看出了这一点,虽然没有什么好话,却是毫不做作的与之相交,在她看来,年纪身份地位实力,那些都不是障碍,相交,便是将心比心而已。

当然,袅袅姑娘从来不是这么容易认可谁的。

只能说,她现在心情比较好,看他比较顺眼而已。

“小女娃啊,我说,你们那丹药……”满掌柜可从来不懂客气是什么,三两句话,就直接说重点了。

袅袅眸中也有了丝笑意,对于满掌柜这个问题,她不但不会觉得突兀,只会觉得看他更顺眼一点,毕竟夏荷的把丹药当糖豆吃的行为在前,哪怕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谁会不想知道她们的丹药究竟是如何来的?而她自然不会以为顶着穿越女主的光环就足以让人家人人趋之若鹜想要讨好的满掌柜亲自招待!

袅袅的眸光轻轻一扫,果然,大厅内甚至是二楼三楼的走道上顿时都有人伸长了耳朵,更有找着各种借口在她们旁边走来走去的各大世家派来的探子。

“想要知道?”袅袅忽然眉眼弯弯,笑得格外纯良无辜。

满掌柜的眼睛直了直,眉心抽抽,怎么这小女娃比我变脸还要快?只是此时却顾不上其他问题,顿时将脑袋朝着袅袅凑了过去,忙点头道:“那是肯定的!不然你以为你大叔我吃饱了撑着跑下来干嘛?不就是为了打听这事儿和你的背景吗!”

“咳咳……”

“……咳……”

“咳咳咳……”

满楼凡是听到这话的人都是一片咳嗽声。

你说,满掌柜的,你直接,好歹也有个度吧?您老这也,太直接过头了吧?

万一人家一不高兴,不说了可怎么办?

有着急的此时都恨不能代替满掌柜的来跟袅袅对话了!

你说这么小一个小女娃娃,你不就得好好说着好话哄着点骗着点,人家一高兴不就把身份以及那丹药的来历说出来了吗!你倒好,这大实话是大实话,可这一说出来,不好听不是?人家一个不高兴不告诉你了怎么办?

若不是碍于满掌柜的身份,此时他估计已经被酒楼内各怀鬼胎的众人直接丢出去了。

袅袅刚想要说话,却是忽然眸光一闪,神识直接延伸出去,果然看到一大群人来势汹汹的朝着天下酒楼冲了过来。

“唔,满大叔,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有人不想我告诉你!”

“谁!老子灭了他!”得,暴龙脾气爆发了!

袅袅弯唇一笑,眉眼弯弯十分纯良,伸手指了指大门口

,“喏,来了!”

“哼!”满掌柜此时也已经注意到了酒楼外的动静,修炼之人六识超常,他早已听到那些人的脚步声,来者不善!

只是管他善不善!打断了他的问话那就是该死!

满掌柜眼中精光一闪,忽然身上威压全开,运转原力,对准大门口就是一掌狠狠的轰了过去,土黄色的光盾自掌心射出,由小变大,直至门口却忽然猛地爆炸开去。

“轰”

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一地的哀嚎,烟尘四起。

“哎哟!是谁!谁袭击我们?”

“有埋伏!有埋伏!”

“啊,好痛啊!痛死我了……家主,我们快撤吧?”

“我的屁股……”

“……”

“住嘴!”一道富态得有些过度的身影猛地窜了出来,怒吼一声,那姿态,果然是气势恢宏,只是,如果忽略不计他那一身的灰头土脸!

袅袅看他样子,便知道这人就是刚刚那傻x富二代的老爹,顿时无趣的撇了撇嘴,果然是有其子必有其父,身材都是一样的!而且那智商,啧啧,估计是遗传。

袅袅继续享受自己的美食,小孩子,正在发育,要吃好喝好睡好才行。

春兰和夏荷一向看自家小姐眼色行事,见小姐不动声色,顿时也埋头吃饭。

酒楼内的众人自然乐得看戏,这可是满掌柜的动手,谁敢去撩拨,纷纷三缄其口。有见识一些的贵客自然在包间里看着热闹,大约已经猜到来人是谁。

“呸呸呸……”那富态过度的身影伸手抹了把脸,又是一声怒喝:“该死的还不快过来给本家主把身上弄干净!本家主养你们干嘛吃的!”

他是炼器师,自然是天生火体,没有水原力。

他身后那个捂住屁股乱跳的属下赶紧上前,运起原力使了一个清洁原术。

这一清洁,那富态得过分的身影立刻现出了原貌,原本乐得看戏的众人顿时愣了。

“温……温家……温家主!”有震惊得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的人不敢置信的喊了出声。

“就是本家主!说!是哪个不要命的小贱人竟敢重伤我儿!来人,还不快点将少主找出来!今天要是少主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酒楼里的人也都不要走出去了!本家主将会以四阶炼器宗师的身份发出追杀令,誓必与伤害我儿的凶手不死不休!”

他这句话一说完,酒楼里顿时沸腾了,温家主竟然已经晋升四阶炼器宗师!那些依附于温家的小家族中有些身份的人顿时统统走了出来,上前与温家主同仇敌忾,有人迅速站到温家主身后高声道:“温家主说的是,少主的仇就是我们的仇,那伤了少家主的凶手还不速速站出来!”

话,似乎是对这众人说的,只是那目光,却是冲着袅袅去的。

袅袅一听这人说话顿时乐了,又是他,叫她滚出来叫的凶的是他,她出来后不敢做声躲得的是他,个开口奉承满掌柜的是他,如今一见温家主立即站出来表现的还是他。

这人还真是……能蹦!

不过通常能蹦的人,死得也是快的!

果然,这边,满掌柜看向那人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那人却毫无所觉,因为此刻,他正忙着向温家主表忠心:“温家主,你看,我们谭家可是以温家马首是瞻的,实在是我们之前并不知道温家少主竟然在堂堂天下酒楼也会出这般的事,被人无故伤害,实在啊……我们也有失责啊!”

这话,可就是把天下酒楼也一并拉下了水。

温家主那馒头似的胖脸抖了抖,十分高傲的冷哼了声,神情却是缓和了些:“这不怪你们,马三也都跟本家主禀报了,那伤害我儿的凶手太狡诈,只有素心姑娘一个人看到了,他也是听到素心姑娘示警觉察不对才跑回家报信的!”

那个跑回去的随从,原来叫马三,他一回到温家自然不敢说他没跟在少爷身后了,只能添油加醋的说他去为自家少主安排膳食,一个来历不明的小贱人竟然因为少主看上她家的两个丫鬟便动手重伤了少主,他原本不知,回去的时候听到素心姑娘大声示警叫他速速回禀家主去救少主,他这才发现事态严重,想要豁出性命去救了自家少主,又担心他人小力微反而害了少主这才忍痛离开回温家报信!

温家主素来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德性,看重人家丫鬟硬抢故而引得人家动手那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说马三这半真半假的说法,却是让温家主信了,再加上担心的独子出事,哪里容得细想,带上人便直奔天下酒楼而来。

“还算你们有点心,虽然没有救下我儿,但待会儿准你们戴罪立功,若是谁能杀了那伤害我儿的小贱人,本家主承诺为其炼制一把四阶初级的灵器,要知道,本家主此次闭关可是正好突破了四阶炼器师!”

说到这个,温家主那馒头似的胖脸顿时露出一抹狞笑,顺着那人的目光也将视线落在了袅袅的身上,当看到被夏荷狠狠踩在脚下双目含泪可怜兮兮的素心时,更是确定了那马三说的小贱人就是她们主仆三人,顿时将一双眼瞪得更铜球似的。

“马三,可是她们三人!”

那叫马三的立刻从温家主身后挤了出来,指着袅袅三人就是尖声道:“正是她们正是她们!那三个小贱人就是害的少主受伤的人!少主如今怕是还在她们房间里呢!”

夏荷已经怒得猛地站起身,脚下狠狠的一用力,素心猛地惨叫出声,只是到了唇边也只发出“呜呜”的声音,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声音来了,顿时更是可怜兮兮的对着那温家家主眨着泪眼,目带凄婉。

温家主一见美人垂泪,还受此大罪,顿时一颗心揉成了一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与那美人有些不可说的事儿,只是碍于自己的宝贝儿子,才一直不敢现于人前,但只要一想到那娇柔美妙的身段此时被人毫不怜惜的踩在脚下,他能不心痛吗?

吉林哪的医院看牛皮癣好
广州在看妇科去哪个医院好
山东妇科的医院
南京看性病哪家正规
武汉治疗妇科病到哪里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